结核病防控倒退5~8年:当心“白色瘟疫”卷土重来

新冠肺炎疫情期间,由于害怕感染,结核病患者李星(化名)一直不敢去医院复查,原本需要定期检查的血常规、痰涂片和肝肾功能等因疫情被打乱。她形容这段时间就像是“在一个黑暗的隧道中,不知多久才能见到光明”。与李星有着类似遭遇的结核病患者还有很多,当全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新冠肺炎时,全球致死人数最多的传染病——结核病不得不为其让路。

作者:李惠钰 张思玮

有研究表明,由于各国集中精力应对新冠肺炎,大量结核病患者无法得到诊断和治疗,或将造成140万结核病患者死亡。

如何阻止被称为“白色瘟疫”的结核病在新冠肺炎疫情下卷土重来,成为整个公共卫生领域迫切需要解决的难题。

医生审阅结核病患者胸片。北京大学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供图

医生审阅结核病患者胸片。北京大学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供图

结核防控倒退5~8年

近日,在北京大学社会化媒体研究中心组织召开的“新冠疫情下的结核病防控与公共卫生建设”研讨班上,加拿大蒙特利尔麦吉尔国际结核病中心主任Madhukar Pai抛出一组令人担忧的数字——新冠肺炎疫情带来的结核病医疗服务受阻,可能造成2025年之前新增630万结核病患者,2025年之前新增140万结核病死亡病例。

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研究员黄飞提供的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每个季度的结核病初诊患者数(含疑似)基本都稳定在70万~80万水平。

但2020年第一季度,该数字明显下降,与2019年第四季度相比下降了26万。

“这就意味着有的人出现可疑症状,比如咳嗽、咳痰、发热等并未就医。除了门诊就诊量,患者随访率、耐药患者筛查率等指标都有所下降。”

黄飞说,短期来看,交通管制、病人忧虑以及医疗卫生机构暂停结核门诊等原因,对结核病病人的发现、治疗和管理都会产生不利影响。

Pai表示,不仅在中国,疫情期间,很多国家,尤其是结核病高负担国家都出现了医疗结构收缩、患者推迟就医、结核病检测优先级下降等问题,这直接导致病人发现率大幅下降,最严重的时候,印度结核病病例报告数甚至一度减少了80%。

而让路的不只是医疗机构,为防控新冠肺炎疫情,各国或将为防控结核投入的资金、人力转向新冠。

“随着资源被转移到新冠肺炎防治且疫情爬坡,各个层级的结核病防治工作都将受到影响。”南非开普敦大学结核病专家基尔坦·德达坦言。

另外,英国帝国理工学院、美国Avenir Health、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及国际开发署联合发布的研究显示,2021年全球结核病发病率和死亡人数将上升到2013年至2016年的水平,这表明,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人类与结核病的斗争至少倒退5~8年。

将面临巨大风险

“新冠肺炎疫情下,社会最脆弱的群体首当其冲,这一群体同时也承担了来自结核病、疟疾和艾滋病的风险。”

世界卫生组织首席科学家苏米亚·斯瓦米纳坦指出,即使各国政府集中精力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她仍然非常担心这3种感染迅速增加可能会导致更多人员死亡。

“当我们几乎完全把注意力集中在新冠肺炎时,那些本可以治疗的致命传染病却被忽视了。”

无国界医生组织的传染病医生巴尔加维拉奥认为,全世界正面临将20年来抗击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所取得的进展付诸东流的巨大风险。

这种忽视,体现在制造商优先开发和生产新冠病毒检测和治疗所需产品,也体现在卫生系统服务可及性降低和预防传染病项目被取消。

新冠肺炎与结核病同属呼吸道疾病,在诊疗上有一定相似性。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药品短缺、价格上涨是很多结核病人普遍面临的困难。

患者陈新磊(化名)此前一直服用印度仿制结核病药物,新冠疫情开始后印度药短缺、价格成倍增长,他和很多病友购药成本上升,甚至因此断药。

此外,有部分抗结核药与治疗新冠药品重合,也造成药品短缺。

而断药极有可能造成结核病患者耐药,或从耐药结核转变为耐多药结核。更让人担心的是,相比普通结核,耐药结核病治疗周期更长、疾病负担更重,按照世界卫生组织最新推荐的治疗方案,大约需要20万~30万元,甚至更多。

Pai分享的一项关于新冠疫情对结核病疾病负担的潜在影响的研究显示,在最坏的情况下,未来5年(2020~2024),中国、印度和南非的结核病死亡人数将分别增加2.3万人、15万人和2.9万人,仅这3个国家的新增结核病死亡人数的总和就将达到20.2万。

与结核病斗争任重道远

目前,人类与新冠病毒的斗争仍未结束。如何在防控新冠的同时兼顾其他传染病防控,避免出现下一个全球公共卫生事件?Pai认为,确保新冠疫情期间结核病防治服务的连续性是重中之重。

具体而言,应尽快恢复患者诊断和报告,利用多疾病检测平台检测结核病。

“结核病和新冠肺炎都有发烧咳嗽的临床症状,因此可以鼓励公私立医疗机构利用这一共性同步筛查两种病症,恢复结核病筛查和诊断服务。”

他强调,结核病项目必须继续使用Xpert MTB/RIF检测技术,因为该方法在很多情况下对于及早发现耐药结核病至关重要。

在治疗方面,对一些偏远地区,Pai建议可启动远程治疗支持,协助患者得到更多频次的医疗咨询,同时减少其前往医疗机构接受面对面治疗的次数。

此外,还要确保药物可及性,由于疫情期间不便进行二线抗结核物注射,因此采用世卫组织推荐的全口服、短程结核病治疗方案变得至关重要。

全球也必须保证抗结核药物生产,以避免大规模药物短缺。

因此,在新冠疫情防控逐渐常态化后,重塑结核病治疗模式或能降低新冠疫情对结核病影响。

Pai认为,随着卫生保健迅速向在线、电子化医疗服务的模式转变,利用多种诊疗技术和数字化连接方案变得非常必要。

二者结合起来可以实现“以患者为中心”的一体化诊疗模式。

对于下一步如何防控结核病,黄飞建议,可以借新一轮公共卫生建设契机,强化实验室检测、药品供应和人力资源等内容,完善结核病防治服务体系。

此外,可积极开展国际和国内交流合作,促进实验室诊断技术、疫苗、药物和管理工具等研发,提升结核病防治科学水平。

同时,黄飞呼吁媒体应通过形式多样的宣传活动,提高公众对结核病防治知识的知晓率,进一步营造全民参与、群防群控的良好社会环境。


【声明】本文遵循《CC 协议》,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和来源链接,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20/09/2801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