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中的春梅—不是省油的灯

导读

金瓶梅》中描写的人物繁多,主要人物大多个性鲜明,丰满灵动,给读者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其中的丫鬟庞春梅就是《金瓶梅》中比较重要的角色。春梅的身份实际上是一个丫鬟,她虽然是一个丫鬟,但春梅又好似半个主子,甚至比西门庆家里的主子孙雪娥都牛,也是唯一的一个不怕西门庆的丫鬟,最后还逆袭成为了官太太,春梅肯定有她的过人之处,让我们来看看春梅的逆袭之路。

《金瓶梅》中的春梅—不是省油的灯插图1

一、迎合主子,助纣为虐

春梅原来是大娘吴月娘的贴身丫头,有姿色,性聪慧,喜虐浪。西门庆娶了潘金莲以后,就让春梅来伺候潘金莲(第九回)。西门庆窥视春梅很久了,乘着娶潘金莲的机会,西门庆让春梅伺候潘金莲,又给潘金莲买回来另外一个专门干杂货的丫头秋菊。有了这便利, 西门庆就找了个机会收用了春梅。被收用的春梅瞬间感到有了身份,一个丫头“被收用”意味着有机会转正成妾,所以,春梅慢慢感觉到自己和别的丫头不一样了。潘金莲为了讨好西门庆,一发地抬举春梅,不让春梅干粗杂活,只让春梅端茶倒水。

潘金莲尖酸刻薄,嫉妒心极强,这样的性格造成了她人性阴暗狠毒的一面。毒杀了武大以后,西门庆有一段时间忙于迎娶富婆孟玉楼,有了新欢,慢慢地怠慢了潘金莲,潘金莲知道后是又急又气,邪火没地方发,就发在武大留下的女儿迎儿身上,不时的找借口又打又骂。有一次还专门把迎儿的脸掐的稀烂。潘金莲扭曲变形地心理有点变态。

《金瓶梅》中的春梅—不是省油的灯插图3

西门庆妻妾众多,人际关系更为复杂,对潘金莲这样小心眼而且多疑的人来说,原本就认为全世界都像是欠了她的,来到西门庆家以后更乌眼贼似的,觉得谁都是她潜在的敌人。可怜的丫头秋菊就成了潘金莲的出气筒。只要是在外面受了气,潘金莲的邪火就会发在秋菊身上。时间长了,潘金莲言传身教,身边的春梅也变得和她一模一样了。

有一次,潘金莲自己在后花园丢了鞋,却怪丫头秋菊没有看好花园门,让春梅押着秋菊去找鞋,找了一回没找到,春梅却张口就骂,秋菊刚解释说了一句话,就被春梅一口稠稠的唾沫啐在脸上,一面把秋菊押来见潘金莲,潘金莲大怒,让秋菊去院子外跪着,秋菊哭着告饶,请求再去找。

《金瓶梅》中的春梅—不是省油的灯插图5

秋菊又找了一次,还是没有找到,秋菊慌了,被春梅两个耳刮子,准备拉回来见潘金莲,最要命的是秋菊又在西门庆的藏春坞找到了西门庆私自收藏的惠莲的鞋,可怜的秋菊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这一下,秋菊可算是捅了马蜂窝,惹的潘金莲醋性大发,马上让秋菊跪到院子中间,让春梅拿一块石头压在秋菊的头上,潘金莲还不依不饶,吩咐春梅拿板子,不由分说打了秋菊二十板子。秋菊抱股而哭,春梅却说“也就是娘惜情,若是我,外边叫个小厮来,辣辣的打上二三十板,看你这奴才怎么样。”

潘金莲尖酸刻薄,因为有打迎儿的前科,对待秋菊心狠手辣一点都不奇怪,但春梅和秋菊同为丫头,本属同被欺压的下层,只因为春梅被西门庆收用,还没有被西门庆转正呢,春梅就为虎作伥,左一个奴才,右一个奴才,忘了自己其实也是奴才,急不可待地就充当起了主子,打起秋菊来没有一点儿的同情心,以示和秋菊身份的区别,春梅这样的人当上主子绝对是一个狠角色。

《金瓶梅》中的春梅—不是省油的灯插图7

从此以后,春梅虽然还是一个丫头的身份,但有了潘金莲的抬举和西门庆的宠爱,一发的看不起和她一样身份的丫头。甚至,为了一次早点迟了,春梅就指桑骂槐地辱骂孙雪娥,挑拨潘金莲教唆西门庆打孙雪娥。孙雪娥虽然是身份最低的小妾,但至少比春梅丫头的身份要高,能让西门庆打孙雪娥,也可见西门庆确实对春梅不一般(第十一回)。时间长了,春梅也可能习惯了别的丫头对她的恭恭敬敬,或许是入戏太深,春梅渐渐忘掉了自己丫头的身份。

【声明】本文遵循《CC 协议》,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和来源,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20/07/24206.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