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新型肺炎疫情实时动态

数百影院挥泪大甩卖零食+可乐,“我们已经等不起了”

年前,绝大多数影院都囤积了不少爆米花原料、糖浆、烤肠、袋装零食等,现在普遍存在积压过剩的情况,加上疫情形势并不明朗,电影院一时半会也开不了张,考虑到食物保质期大多都到下半年,各地影…

年前,绝大多数影院都囤积了不少爆米花原料、糖浆、烤肠、袋装零食等,现在普遍存在积压过剩的情况,加上疫情形势并不明朗,电影院一时半会也开不了张,考虑到食物保质期大多都到下半年,各地影院只好先开启了同城版线上销售,线下配送的带货模式。

作者/荣易

正月十五就要过了,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起影院的爆米花,反正它们是想你了。

若不是疫情突然闯进这生活,怎能料到影院已被“饿”了整整十五天。没有片放,没有人来,货品囤积过量,绝大部分还需要承担房租、员工薪资支出等,行业愈发艰难。

就连知名电影博主也看不忍心了,转发、置顶、拉线三连,操作一样不落,只为帮影院能卖一点是一点。面对卖不了票,求生欲强的影院并没有选择坐以待毙,清库存行动不能再等了。现在,它们正朝着“食品微商”的方向继续挣扎着,但情况并不如想象中乐观。

数百影院挥泪大甩卖零食+可乐,“我们已经等不起了”插图

年前,绝大多数影院都囤积了不少爆米花原料、糖浆、烤肠、袋装零食等,现在普遍存在积压过剩的情况,加上疫情形势并不明朗,电影院一时半会也开不了张,考虑到食物保质期大多都到下半年,各地影院只好先开启了同城版线上销售,线下配送的带货模式。

有的推出零食套餐包、有的支持整箱批发、有的支持拼单团购等,通过微博、公众号、粉丝群、朋友圈等多渠道分发消息,一切努力只为尽快降低库存。2月6日,广东太古可口可乐公司向客户表示,一定保质期内的糖浆,公司可按打单价全额回收,此举一定程度上缓解了部分影院的饮品库存压力,但在整个库存面前,依然是解不了近渴。

数百影院挥泪大甩卖零食+可乐,“我们已经等不起了”插图(1)

疫情形势仍不明朗,影院被逼成线上电商

“博纳国际影城无锡茂业店,在线推出底价抛货甩仓秒杀,饮料同时欢迎整箱购买,需要的朋友可以联系我,有条件的朋友也可以帮忙转发。”这是工作人员徐艳的一条朋友圈,下面还附了一张卖品图,显示“烤肠整袋(冷冻)140元一袋、元气森林3.5元一瓶、哈根达斯30元一个,酷薯100元/袋(一袋1875克)…”

数百影院挥泪大甩卖零食+可乐,“我们已经等不起了”插图(2)

日前,该影院刚开始做临时的市内配送。徐艳岗位虽然不在卖品部,但影院其他员工们也都会自发帮忙在朋友圈、微信群宣传,现在主要是通过朋友圈和平常积累的粉丝群渠道,周边好友拿货的比较多,不过会等单子多一点再统一配送。加上之前准备的库存相比以前也不是很大,就基本上按照成本价走了,徐艳反映卖的还不错。小娱在对比当地的零售物价后,发现确实还是有便宜点的。

但也有影院的价格被网友吐槽“不够美丽”。

2月6日,知名电影博主@院线电影资料库 在微博上帮忙发布了一则影院清库存的广告,外加货品单价表,涉及30多种零食品类,还有部分电影衍生品,如哪吒封印乾坤圈戒指、手镯及冰雪奇缘服装等。

没成想评论区里咨询买的没几个,质疑价格的声音倒是不少。“这价格可有点悬” “阿萨姆要7块?”“我一个做超市的表示…太贵了”等等,评论大都吐槽价格问题,但部分商品价还是差不多的。其实也能理解网友的心情,既然是“清库存”,按理来说应该是比外面的零售价要低一点的,小娱在网店上搜“阿萨姆奶茶”“巴黎水”等部分品类,最大的差价足足有一半。

小娱在联系广告中的负责人@嘎蒙 后,得知他是成都苏宁影城卖品部的负责人。上级没有给他什么压力,要求发的渠道也都发了,但想看看能否另辟蹊径的他试着求助了受众范围更大的微博,“结果哪知道一片吐槽嫌贵的,影院进价本来就略高于其他行业,所以我们的成本价也是大家口中的高价。”嘎蒙略微有点无奈地解释。

据了解,影院进价比市场价确实普遍要高一点,但是反过来,清库存的逻辑就是保本,考虑到和网店价比不太现实,小娱在问过其他影院意见后,他们也觉得这个“保本价”确实是略高,估计影院卖高价卖的习惯了,又不想损失太多。如果这个问题没想清楚,就不能怪网友说“没诚意”了。

和其他院线通过团购、批发等简单粗暴的处理方式不同,苏宁影城明显是有组织、有策略的。他们将食品分为99元、129元、159元档的套餐包,并且会给每一档位做条海报,精致是精致,或是由于不够实惠,销售情况据反映并不可观。

这个假期嘎蒙很愁,在被问道今年囤货量大概是什么情况时,只回复了一句“重量级”外加一个笑脸表情,还好前阵子可口可乐公司允许退一定保质期内的糖浆了,不然饮品这块又是一大压力。

与此同时,小娱还联系到了西安苏宁影城、南通苏宁影城、常州苏宁影城等,发现这种运营模式应该是统一部署的。各家客服在朋友圈、粉丝群里发的货品图样式和价格都是一样的,只是套餐内货的内容有些许不同。

期间,我们在常州苏宁影城的一个影迷群里认识了会长小龙,他的朋友圈里有不少这家影院的活动信息,但自己却并不是影院工作人员,只是个人很喜欢电影,便主动请缨当了影迷会会长,平常组织下影迷的观影活动,也在群里回答下大家的问题,和电影院也多少有点感情,这次看影院有困难,自己就义务帮忙转发下,目前来看忠实老粉还是很支持的。

大城市影院在开业后努努力尚且还能消耗掉,三四线城市就更为艰难了。

大年三十,大麦的工位上摆着一大盒咖啡,还有一只医用外科口罩。作为业务部门的主管,值班的她需要处理完未尽事宜。在影院工作近十年,今年算起来也是第一次在家过年。

数百影院挥泪大甩卖零食+可乐,“我们已经等不起了”插图(3)

她所在的东台永乐影城位于江苏的一个县级市——盐城,当地大概八家影院,在建的还有五家。这两年市场不太好,客流分散严重,观影人群又不见长,所以今年他们的进货量相比往年并不算多,况且不少供应商正常初五就能上班补货。即使这样,如果春节档走不掉现存的货,大麦担心接下来整个半年都不会消耗掉。

仓库里囤着成品爆米花、薯条、冰激凌、烤肠等多种品类,大部分食品产品保质期一般都到下半年,自关门后大麦就开始跟食品供应商协调着退货,经销商自然是不肯退的,所以也只能等总部消息。至于前不久可口可乐公司可以退原货的消息,不巧,他们家合作的是百事,现在也只得乖乖地等着。

另一边,他们也主动在些粉丝渠道发出货品消息,按成本价出的同时还附送一张电影海报,这其实是网友留言给大麦的启发,“反正留着也是卖废品”。不过,影院目前还没有做大范围的宣传,毕竟现在这个环境,同城送货也是个问题,现在主要也就内部消耗,大家有需要自己先买着。

而提到去年春节同期,大麦至少得上一天十二个小时以上的班,高峰期办公人员全部要进厅打扫,累归累点,终归是充实的。今年年前早早就雇好了人,没成想做几天又得让回去了。现在,1月份的工资影院暂时还不忙着给,仍需要得等总部通知才能发,不仅是自己,整个影院都非常被动。虽然有时间陪家人了,但对于一个已习惯忙碌的影院人来说,精神上还是很不适应的。

影院的命,“爆米花+可乐”给喂的

业内普遍有个共识,现在放电影的利润是越来越被压缩了,想法设法提高卖品的利润,依旧是现阶段盈利重心。

确实,票房在账面上虽然是影院收入首位,但本身运营及维护的成本日渐提高,最后还要和片方进行分账、交税等操作,实际收入远没有数字那么可观,相反,卖品的毛利率就很是诱人了。小娱整理了三家院线的2018年财报数据,从两项数据的比重上就能清晰看出谁才是真正的“金主爸爸”。

数百影院挥泪大甩卖零食+可乐,“我们已经等不起了”插图(4)

2018年,万达电影的卖品收入上涨至18.68亿,比上年同期增长3.38%。虽然公司最大的收入来源仍为观影(90.67亿),但毛利率新相比去年已降至10.33%,而卖品业务的利润占比则高达59.57%,这样下来,卖品利润再加上基本是纯利润的广告收入,也就和观影业务收益相差无几了。其他如横店院线、金逸院线等,大体情况也是这样。

据小娱了解,目前社会对于影院的监管主要集中在票房分账上,年前因偷票房而被勒令补款的471家电影院,也得益于社会在票房方面有相对透明的售票系统,但卖品就是纯自己管了。据说还有些地方通过将爆米花、饮料和电影票绑定套餐的方式做障眼法来偷取票房,可见吃的不仅是吃的,还是相当重要的命脉。

春节档是一年一度的大票仓,短期内会迎来一年内最大规模的观影人群,相较以往的观影气氛,明显也会对食品消费有更大需求。基于此,影院才会本着“宁可多也不能少”的原则,在年前早早备好一大批货。只是万万没想到,疫情突发后,春节档电影集体撤退,线下人流严重缩水,全国影院面临史上最长停摆。

2020年大年初一全国票房仅181万,而去年同期已超过14亿,足以感受到这场疫情令影院鬼使神差地面临这样一个既尴尬又无可奈何的局面。

“唉,反正影院是越来越难做了。”大麦在讲完惆怅后发来了一条总结。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20/02/803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