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89260.NET首页
  2. 娱乐
  3. 影视

受疫情影响:全国剧组停摆 各方都在做着最坏打算

(原标题:影视公司寻路:当洗牌期遭遇剧组停摆)

21世纪经济报道2月5日报道    整个影视行业都充斥着焦虑。

“这两天有很多小公司的人在找我,他们期待看到方向。”2月3日晚,有影视上市公司高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1月31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联合下发通知,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间,停止所有影视剧拍摄工作。随即,全国剧组停摆。

“筹备的组很多都停掉了,不少剧组可能承担不起延期所带来的高额费用。横店已有一两家器材商直接把店卖了。”2月4日,在横店的一家中型影视器材公司老板称。他的相关生意也正处于宕机状态。

当下,行业最重要的问题是确定复工日期,但无解。

各方都在做着最坏打算。前述上市公司高管表示,6月复工是他们认为的相对安全期限。“剧组每天成本不菲,对大剧来说,更重要的是明星档期冲突,以及由此而来的高额超时费用。”他道。

但对于复工时间,业内也有着种种争议。一家国有电影集团旗下影视制作公司负责人就强调,疫情不会推迟这么久,“我们肯定早于这个时间。”

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中,包括编剧团队、影视公司、制作公司在内的行业上下游核心人士,均给出了不同说法,从2月、3月等均有,但各方都表示,要为“最坏的可能”做足准备。

困难中也透着机遇。前述上市公司高管认为,行业按下暂停键,有了更多空间打磨作品,此外,淘汰部分小公司有利于行业整体工业化。“我们在短剧、互动剧、分账剧方面都有着规划,这段时间,也可以将开工准备做扎实。”同时,上游停滞,也给了之前因被挤压而无法上映的剧集播出机会,业内普遍认为,这是个窗口期。

此外,随着字节跳动强势布局电影春节档,牵手欢喜传媒,《囧妈》线上发行 ,全行业都期待着字节跳动给影视剧产业带来变革。“他们不止于剧,肯定是个体系,对于所有人,都是机遇。”多位业内人士表达类似看法。

受疫情影响:全国剧组停摆 各方都在做着最坏打算

1月31日,中国广播电影电视社会组织联合会电视制片委员会、演员委员会联合下发通知,在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期间,停止所有影视剧拍摄工作。-视觉中国

压力测试

1月25日起,随着疫情全国蔓延,象山影视城、横店影视城先后发布公告称,暂停对外开放。受此影响,全国多地剧组接连停拍。率先停工的是正午阳光出品的《大江大河2》,根据备案公示信息,该剧目前仅进入拍摄中段。 随后,在浙江拍摄的由嘉行传媒出品的《谢谢你医生》剧组、在重庆拍摄的《回廊亭》剧组也发布了停拍公告。

1月27日,华策影视重磅项目——赵丽颖、王一博主演的电视剧《有翡》也发布了剧组暂停拍摄公告,该剧在横店影视城进行拍摄。知名制片人于正在微博表示,欢娱影视出品新剧《传家》已停工。

横店影视城剧组动态显示(01.14-01.21),共有《有翡》《晴雅集》等31部剧集处于开拍阶段。目前,所有项目均已停工。

“2019年下半年生意比上半年更好一些,眼看着影视行业有望复苏了,现在又来了疫情。初春又变成冬天。”前述横店器材公司老板感慨。

比停拍更令人焦虑的是,恢复时间不确定。1月31日,横店影视城和横店影视城演员公会联合横店影视文化产业集聚区发布的消息显示,横店影视城从1月28日起停拍,开拍等待政府相关部门通知。同时,停拍期横店影视城下属所有拍摄基地、摄影棚费用全免;剧组人员在横店影视城旗下各酒店的房费减半。停拍期间,向在横店的演员公会群众演员每人提供一个月的300元租房补贴和200元的生活补贴。

这种情况下,各家都在做压力测试。“我们认为,比较安全的时间在6月,当然,所有人都期待开工时间更快。”前述上市公司高管道。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剧集本身成本不菲,偏大型项目的每日维持成本都在7位数;此外,剧集拍摄延期直接后果是,交付延期、收款滞后。多位影视行业上下游核心人士均向记者证实,随着线上流量见顶,视频平台付款周期也在拉长,延期付款成业内常态。

对于大公司大项目来说,更大的压力来自珍贵的明星档期。“一线项目能用的一线明星就没几个,他们档期排得非常紧,不会等人。这就会造成连锁效应,明星超期费本身不菲,还有项目拍摄时间冲突,这会导致所有项目交片时间步步后延,每一家都承担着资金压力。我们呼吁行业共同解决这一问题。”前述上市公司高管说。

当然,暂时的空白期,也有助于解决此前剧集的播出“堰塞湖”局面。“眼前我们可选择的余地更多。”在2019年8月的财报电话会上,爱奇艺创始人龚宇并不讳言,爱奇艺不缺播出作品。

蛰伏期

停拍时间或短或长,对从业者来说,也不失为缓冲周期,各家都在做着中长期打算。

“随着社会氛围趋于快节奏且相对沉重的当下,我们准备在取向轻松的短剧上有所突破,跟视频平台已经有了合作规划。”前述上市公司高管透露,他手上已有不少短剧项目储备。

另一厢,寒冬中,收益、风险共担的分账剧日渐受到青睐。据爱奇艺方面披露数据,截至2019年10月31日,剧集《绝世千金》分账金额破6000万,创当年全网分账剧最高分账纪录。《谋爱上瘾》在跟播期分账金额超2000万,《水墨人生》上线不久分账破千万。

2018年末,爱奇艺高级副总裁耿聃皓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网剧制作方与平台分账比例已从原来的5:5增加到了7:3。他亦坦承,从数量上来讲,爱奇艺的分账片已经过半;但从内容成本来看,版权剧依旧占大头。

在当时,爱奇艺推分账剧的最大阻力在于,手握头部项目的影视巨头并不愿意分账。但随着行业变化,影视公司态度发生变化。“以前视频平台会员收入有限,分账本身市场容量就放不下大项目,随着视频平台收入结构改善,我们会加大分账剧投入。”前述上市公司高管称。

互动剧亦是业内看好方向,但问题重重。舞刀弄影创始人吴瑾旻曾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行业标准缺失,平台各自为政,播放模式并不兼容,直接增大互动视频内容跨平台成本。“很多平台甚至没有直接人士对接。”在2019年,舞刀弄影推出了互动电影《深海》。

此外,字节跳动跨界入局电影春节档,也给影视剧产业链带来冲击。事实上,字节跳动目前站位领先的短视频领域,虽然可以凭借“明星效应+快速复制+病毒传播”模式高速扩张,但留存率较低,用户并不能长久留在短视频平台上,且短视频收益模式主要为广告,变现渠道相对单一,而长视频可通过长尾内容带来的用户付费及广告收入获取收益,变现渠道更为多样且较为持久,进军影视业满足字节跳动变现渠道升级诉求。

由此,业内对于字节跳动进军影视剧充满期待。“字节跳动没有边界,核心是算法,通过对内容的强干预, 提高信息匹配效率,这是字节跳动系产品的整体底层逻辑。”有投资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

影视圈期待字节跳动入局,更多是期待其给产业带来的新增量,而不止于单纯渠道。但多位影视公司人士均向记者坦承,目前字节跳动尚未大肆在影视剧产业扩张,业内更多处于好奇阶段。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20/02/7665.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