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

郭麒麟说相声到现在九年,如果说九年没出过舞台事故,没忘过词,那这肯定是个假演员。从一开始出现舞台事故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淡然自若,这都是血与泪堆砌出来的。好多人都爱说郭麒麟学他爸,…

郭麒麟说相声到现在九年,如果说九年没出过舞台事故,没忘过词,那这肯定是个假演员。从一开始出现舞台事故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淡然自若,这都是血与泪堆砌出来的。好多人都爱说郭麒麟学他爸,一举一动的,包括说话逻辑重音。郭麒麟对此称:那我胎里带的,我还用学吗?

因为网剧《庆余年》和话剧《牛天赐》,郭麒麟最近口碑很好。见到老同学,大家都会夸几句“范思辙演得太好了”。话剧也拿了个满堂彩。

《牛天赐》彩排间隙,我采访了郭麒麟。别的演员都去吃晚饭了,郭麒麟一个人走进一间小会议室,接受采访。从2011年开始,他用5年时间瘦了80斤,为了保持得来不易的身材,已经很久没吃过晚饭了。

减肥成功,是迄今为止令他最有成就感的事。“因为只有这件事是在大众视角认为你的身份不能给你带来优势的”。

2010年,郭麒麟退学正式在德云社登台,那年他只有14岁,初中还没有读完。将近10年过去了,他不只说相声,还演影视、上综艺,身后有了一大票饭圈女孩。

他是少见的在接受采访时,身边没有经纪人、宣传等一大票团队的年轻艺人。他一个人进来,身边只有一位《牛天赐》剧组的工作人员。

2019年年初,导演方旭开始筹备话剧《牛天赐》,投资方之一北京天桥盛世的董事长向方旭建议,请郭麒麟来演这个牛天赐。

方旭不太放心,担心说了快10年相声的郭麒麟“会有一些习惯带在身上”。

二人初次见面在雍和宫附近的一个茶馆里,一聊就聊了四个小时。他觉得“孩子干干净净的,没有太多让人不舒服的毛病,他的理解力和表达能力,我觉得也还不错。”

郭麒麟也正想拓宽发展路线,不只做个相声演员,二人一拍即合,就有了话剧《牛天赐》。

也是在这次聊天中,方旭才知道,郭麒麟14岁就不再上学了。

《牛天赐》改编自老舍的长篇小说《牛天赐传》,需要演员有充分的理解力,具备一定的文学素养。方旭组织了几次原著围读会,“我就想从读原著里,看看各个演员的状况,因为一读你就知道平常读不读书,读了多少书,有多强的理解能力,有什么样的表达内容,一读就全看出来了。”

方旭这次彻底放心了,“上手一读我就听明白了,他其实比我们这个组里的好多演员的理解力、表达能力、阅读量都大。”

《牛天赐》开票后,8分钟售罄。“这确实是德云社郭麒麟、阎鹤祥的功劳”方旭说,“我的戏以前也不是一部两部了,也没说卖光。这个别吹牛,咱得知道是怎么回事儿。”

郭麒麟却笑了,“不能把所有的功劳都归到我一个人身上,老舍先生的作品,方旭老师的作品,哪个都比我的名头大,毕竟这是在戏剧圈。”

以下为郭麒麟自述

大家对相声演员有刻板印象

【文娱后台:以前看过老舍的作品吗?

基本上都是小时候学的课文,因为我确实没有办法形容老舍先生这样丰碑一样的作家,而且我特别喜欢北京文化,因为本身我们天津人,就华北一代基本上看他的文字看得都非常亲切,正经要说小说我还真没看过,都是各种散文课文看得多。

为了演《牛天赐》,我特地买了一套《老舍全集》,人民文学出版社的,老长,没看(笑)。后来导演给了我一本书,老皮的,也是《牛天赐传》,他专门把那本拿给我,我看的。

从决定演到现在,对这个角色理解没啥区别,我一开始理解就挺对的,没什么偏差。而且书评人太多了,很多人一针见血早就指出来这个书的原本样子了,帮助我们去分析人物,揣摩人物。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

《牛天赐》剧照 摄影:王晓溪

我们这个戏的优势就在于这个剧本非常扎实,依托于老舍先生的原著,好多戏编剧愣写,哪个编剧敢现在拍胸脯说我比老舍强?

要是连揣摩人物都觉得难,就别接这个戏了,这不都是自主选择,自主选择你觉得行有点意思,我能参加,其实就不难。

这和演电视剧其实都一样,我现在也是,好长时间没拍戏了,上次拍戏还是半年前,半年不拍影视作品,再回到镜头面前,会要一段时间来适应,但是那个很简单,尤其拍电影,你拍两天可能最后剪出来才十秒一分钟都不到,你有这两天马上就进入到那个状态了。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1)

郭麒麟最近见到老同学,共同话题就是他在《庆余年》里演的范思辙

我今儿在路上,还在想跨界这个问题。其实大家总觉得相声演员干别的都是跨界,但其实他们根本就不明白话剧演员演电影不是跨界吗?一样是跨界。

电影、话剧、电视剧都不是一回事,电视剧演员演电影都属于跨界,你看那个成品质感完全就不一样。一个是看讲故事,一个是看影像手法,看电影语言。电视剧没有语言,电视剧语言就是台词,电影语言是各种拍摄手法。

所以每一个表演形式都不一样,相声、话剧、电影、电视剧,你要愣说跨界,四个完全独立,四个谁跟谁也不挨着,都是跨界,所以我觉得倒没有那么多的不适应。

(文娱后台:这是大家对相声演员的刻板印象?)

对,就是这样的,还有那么多歌手也演戏,不更跨界嘛,我们好歹还说话,他们都不说话,张嘴就唱,他们要在印度不算跨界,印度电影都得唱。

我爱听我爸劝我

【文娱后台:会请父亲来看演出吗?】

他说到首演那天我带着你师父(于谦)我们一块坐底下看你去,我说你别来了,因为我觉得也不太可能,他20号在天津唱京剧,他最近都忙京剧那事。

他来不来对我的表演也没有什么其他的影响。如果以前可能他来,我会紧张,现在估计不会了。以前紧张是因为怕,怕自己演不好什么的。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2)

12月29日晚,《牛天赐》北京最后一场,郭德纲来看演出。郭麒麟在台上抱着父亲,激动流泪

不过我们导演(《牛天赐》导演方旭)倒跟我说了前两天你别请朋友来,后三天再请朋友来,前两天这个戏刚落地,你先熟悉熟悉,你要有朋友来你容易有心理负担。其实倒还好,我有时候演出的时候一边看着底下我的朋友一边演。

我从2010年开始说相声,现在对舞台当然不发怵了,我非常期待见到观众,人来疯,我们搞舞台的都是人来疯,没人气演得不痛快,有人才有意思。

说相声到现在九年,如果说九年没出过舞台事故,没忘过词,那这肯定是个假演员。从一开始出现舞台事故的惊慌失措,到现在的淡然自若,这都是血与泪堆砌出来的。

不过后来也少了,因为在相声表演当中经常会出现一些现场的突发状况,话剧中其实突发状况不会那么多,从多方面角度考虑,你从票价,从受众,都有区别。

我小时候放不开,小时候家里都遇到过亲戚聚会让你表演一个。小时候不爱演,但我是人来疯,其实是想演的,但我不能开这个头,你别让我演,演一个我就能演八个,比如我会八段,你让我演这第一个我死活不演,但是我只要演了第一个,不好意思,后边七个我全都给你,谁不听都不行,我必须要演完,我还会这个,我还会那个,我都得演完,这是小时候我的态度。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3)

郭麒麟小时候

但就永远迈不过第一步这个坎,后来长大了,就迈过去了,迈过去就啥也没有了。

其实我们家的基因都比较内向,但是我跟我爸都受限于这个行业的因素,它迫使着我们不得不把自己打开,就没办法了,你看我跟我爸走向、态度、打开方式基本都差不多,这个工作不允许你内向,你怎么办呢。

我到现在和陌生人坐一块儿,我也不想跟他说话,但是我还是跟小时候一样,只要咱俩现在熟络了,聊这么半个小时,我马上就换一幅面孔。就我永远迈不过第一道坎,有些人永远停留在第一道坎,有些人就迈过去了,有些人就没迈过去。

我找不到我和我爸特别一样或者特别不一样的东西,都是独立的个体,我们俩写东西抽出来看也不能完全都一样,身体各个部分的构造也都不一样,可能平时习惯,比如表情、动作、说话像。

好多人都爱说郭麒麟学他爸,一举一动的,包括说话逻辑重音,那我胎里带的,我还用学吗?这人他回家在家里天天模仿他爸爸?这不用模仿,这是基因,有儿子学爸爸的吗,那不就是像爸爸。而且我也没想说我就板着自己,千万不能像,那也没必要,何必呢。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4)

方旭导演接受采访时说

被人说我学我爸,也曾经困扰过,但是没办法,你只能妥协,唯一的反抗就是不反抗,这是我们《牛天赐》里的台词,多合适,就是这样。

因为人永远是“自闭”的,比如我现在对你有一个看法,我绝对把这个看法就已经在我心里上了锁了,钥匙已经扔到黄浦江里去了,不管你现在有什么改变,我已经给你盖棺定论了。

咱俩只要就一个问题争论起来,你说得再有道理我也不听,因为我已经有定论了,他已经给我盖了章,定了性了,我也没那么大的激情一定要更改在每个人心里的想法。

而且小的时候我这么说,比如接受采访,别人说“人家骂你你往心里去吗”,我说我不往心里去,这些人又说了“你看这孩子又在假装不往心里去,其实可在意了”。我就不反抗,爱咋地咋地,我还老跟他争论干吗。

星二代这个身份对我当然有阻碍,有些人戴着有色眼镜看你,这都觉得你所有的一切仿佛都是偷来的,你的所有东西好像都是被施舍来的,那能怎么办呢。

我说我就只能这样,没办法了。你再跟他们争论,你争论到底,你把自己搭进去了,人一看说果然服你了,确实没那么着,但是人完了。干吗老跟自己过不去,成全自己。

其实不用我爸劝我,因为我自己早就劝我自己了。但是我还是爱听他劝我的这些话。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5)

他劝我的就是刚才我跟你说的这种话,“你干这个的不挨骂,你让人卖菜的挨骂吗”,就类似于这种,“你挣的钱,80%都是挨骂的钱”,他在接受采访的时候也经常给大家说这些话。

他一般是先私下里跟我们这么说,比如他想起一个什么事,他私下里开导我们,过了一礼拜、两礼拜接受一采访,他就开始开导别人了。你看他最近又有什么新的观点了,准是我们最近在聊天当中获得的,我们都是这样。

我爸现在不太管理我的工作了。今年我想演两个相声专场,他说不行,演六个,后来我跟他还价到四个,就演完了。

我觉得不用跑那么些地儿,又不是跑路演,每个地儿都得去,我就在几个大城市,几个交通枢纽,大伙儿离得近的就去,少开几场,而且本身办演出这个事……算了不说了,我们这个戏还得演出,我不要表现出对演出的抵触情绪。

太好了,我太爱演出了,希望一年到头不停歇。

我爸就瞎演

【文娱后台:你觉得自己的演技超过父亲了吗?】

你第一个问题要是这个,我后面都不回答了。这个东西真没有什么超过不超过,因为我爸爸到现在没演过戏。他都一直不正经演戏,他不好好演。郭老师其实正经演戏,我说心里话,依我对他的了解,他对表演的掌握,完全不是大家认为的演得烂什么的。

他这人就不挑食,什么烂戏都爱接,自己还爱弄点烂戏。他这人除了相声,其他方面都得过且过,除非他真爱。比如他现在爱排京剧,你看他对京剧一丝不苟。

他12月20号在天津演京剧,他是一个从来不爱排练的人,他今天(12月7日)已经到天津了,现在就要开始排练,他排练就获得了莫大的快乐,你说他有多大的瘾。

首先我们不以拍电影、电视剧为主,他去拍戏,基本都是客串,偶尔他主演的,我也不知道他当时想什么来着,肯定是别人和他一聊天,他觉得有点意思,他就去参加了,演一半估计他就后悔了。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6)

郭德纲主演的《祖宗十八代》,2018年春节档上映。上映前有网友说“过4分算我输”。他输了,这部片豆瓣评分4.2

比如你问他怎么揣摩人物,他说我不揣摩人物,到那儿就瞎演,随便凑凑合合就完,也不怪大伙儿对他有误解,因为他确实对这东西,说句严重点的话他不太尊重这个行业。

就是玩儿,所以观众也不花钱买账,你看他说相声、演京剧,这个他很尊重,他打内心里爱,这就很正常,相声票多贵观众也愿意花钱买,坐那儿看,一张相声票1800,观众乐意花钱买,电影票30大伙儿也不去,这很正常。

我也不会劝他别演烂戏,他都不管我了,我干吗还管他,我多招人烦,而且他愿意就弄呗,我爸高兴他愿意干啥就干啥。

我要是接戏,首先剧本得过关,是什么厉害的大导演怎么样,这都是加分,都是锦上添花的事,你拿过去剧本一看是小学生作文,这不行,斯皮尔伯格导也不行,就是这么回事。

到现在很多大项目我都参与了试戏,人都没采用我,但很正常,我经纪人有时候还老劝我,我说你甭劝我,这些年我吃的亏还不少,不用他劝什么“别往心里去”,其实无所谓,不碍事。

因为我对我自己的表演有信心,人家没选择你,我知道我不是因为演得不好,是我不适合。前两天我跟一位老前辈,我也不说是谁了,是一位大师,跟人聊天,人说很多时候演员就是这样,你觉得他演得没毛病,你就不喜欢他,为什么,这话就是没那个眼缘。

演员一定得有眼缘,而且一定得适合,这和演技没有关系,你适合这个人物你会演不会演都那什么。

前段时间我在飞机上没事干,我看贾樟柯导演的《二十四城记》,虽然没看完,但是就这么一看,按现在的话说管人家演员叫素人,人家不是专业演员,为什么人家演的那么动人,因为人家是真事,是纪录片。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7)

《二十四城记》剧照

其他的大演员都是影帝影后,怎么就演不过素人,因为这事你没发生过,你能说这影帝就没人演得好吗,也不一定,但这问题就是适合,人家就真,这怎么比。

我不了解饭圈的事

【文娱后台:这两年有很多饭圈女孩涌进德云社,你们内部讨论过这个现象吗?】

这不是我能左右的,既来之则安之,看呗,能怎么办。

她们已经是非常好伺候的观众了,只要你给她们想要的,她们就很喜欢你,很爱你了。反正按她们的劲头,你听话人家就喜欢你。我们(内部)也不聊,不爱跟他们聊。

专访郭麒麟:我和我爸是两个独立的个体插图(8)

2019年8月,郭麒麟在机场,大批粉丝接机,他撒腿就跑

她们是先锋观众,有意思。相声本身就是一个互动性较强的艺术,再加上你得适应观众不同的年龄结构,不同的受教育程度,随时调整,也是好事。

最早看到这些观众,不至于蒙。我们演员来说一开始的蒙就是“这也行,这她们也爱看,好,太好了”……这东西因为我演得少,他们演得多,下回你问问他们演得多的,我的心得还是比较少,我跟她们接触的次数不太多。

这帮演员也应该历练历练了,而且我很期待在若干年后他们掌握了这些他们表演的技巧之后,怎么再用到别人身上……这东西……因为我演得少,他们演得多,下回你问问他们演得多的。

你要写只有这一句话不太熟。

除标注外,其他图片均来自网络

【免责声明】本文内容来源或改编自互联网,主要目的在于信息分享,让更多人获取所需要资讯,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20/01/653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