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年演讲会不会成为罗振宇的拖累?

跨年演讲会不会成为罗振宇的拖累?插图1

文 | 搜狐科技 宋婉心

2015年末,罗振宇在水立方举办第一场跨年演讲,4000张门票销售一空,一夜进账几千万,2016年第二场,深圳卫视直播,夺得全国收视率第一名。

然而到了今年,罗振宇跨年演讲的收视率已经跌到了第十。

网友纷纷表示罗胖的跨年演讲一年不如一年,甚至有网友调侃,“中年人听罗胖跨年演讲,和老年人买保健品没有本质差别”。

是罗振宇贩卖焦虑的路数不灵光了吗?

跨年演讲会不会成为罗振宇的拖累?插图3

跨年演讲没有情怀

罗振宇自己曾坦率表示:“我就是个商人,没有情怀,只为赚钱。”这句话同样应该作为跨年演讲的背景。

2019-2020跨年演讲主题为“直面挑战,躬身入局者,皆为我辈”,4个小时的演讲发布了六个报告,提到六个关键词,介绍了六个人,盘点了经济、消费、财富、教育、科技、制造六个领域的“基本盘”。

网友对演讲内容的感受基本是,“整体更像一个新闻评论节目,而不是知识输出的演讲,罗振宇把演讲做成了脱口秀。”除此之外更让观众无法忍受的是,比前几年频率更高、更直接的广告植入。

2015年底,罗振宇在推出跨年演讲之外,还干了一件很重要的事——罗辑思维转型,推出得到App。截至2019年12月,得到App用户数已超过3400万,然而,Questmobile数据显示,该平台日活不足百万。

2016年被业内一致认为是知识付费元年,罗振宇的“得到”推出后,同年内,付费语音问答平台分答创立、知乎推出付费问答产品“值乎”、文厨创办高山大学,一众玩家挤入赛道,可以说罗辑思维和得到出现的时间点抢占了知识付费的蓝海阶段。

“得到”此前一直在打“知识焦虑牌”,瞄准奋斗在一二线城市的精英人群,让用户获得“我学习了进步了”的安全感。

然而,走过了2016年和2017年的知识付费狂热期,头部玩家的席位基本一一坐定,知识付费正在逐渐冷却已经成为不争的事实。虽然产品日渐成熟,但用户对于产品兴致却不可避免地在减弱。

“分答”被迫下线、罗永浩专栏停、“吴晓波频道”上市失败、“知乎直播夭折”等知识付费案例纷纷折戟沉沙。

知乎CEO周源曾在今年5月的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上表示,知识付费这阵风吹起至今三年,如今已经出现了复购率降低、完课率降低、使用时长降低的“三低”现象。

罗振宇是“贩卖知识焦虑”第一人,现在来看,他可能是更为焦虑的那一个。跨年演讲终究本质上是一场商业活动,是得到App最大的外宣渠道,罗振宇也要最大限度利用这个渠道,由此造成的内容折扣是意料之内。

跨年演讲会不会成为罗振宇的拖累?插图5

变现,上市

所谓“知识付费”,实际上就是知识内容的变现过程,那实现一家好公司的变现,上市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商人”罗振宇毫不掩饰自己这一目的性很强的动机。

10月15日晚间,北京证监局官网更新了最新的辅导信息情况,文件显示,是由罗振宇创办的罗辑思维将选择在科创板上市。

值得注意的是,文件还披露了具体的辅导步骤和时间安排,其中辅导前期准备工作于2018年12月就已开始,持续至今年8月;正式辅导的第一阶段和第二阶段分别在今年9-10月、11-12月进行。这意味着,罗辑思维在今年初将会正式启动上市流程。

其实罗辑思维早已不止一次地传出上市消息,早在2018年初,就曾有市场消息传出相关消息。

为了能够在资本市场上讲出一个完整而漂亮的故事,得到一直在寻找新的增长点。

跨年演讲会不会成为罗振宇的拖累?插图7

2018年9月得到APP推出了得到大学。这是一个与李善友创办的混沌大学及牛文文创办的黑马营均有相通之处的学习类产品,学时3个月,线上48节课、线下10个周末。

这是得到APP从线上走向线下的标志性一步。到目前为止,得到大学从首期即第0期,已开班到第6期。

2019年11月21日,一款对标kindle的硬件设备——得到阅读器,在得到APP和京东商城同步首发。得到APP官方宣传文案显示,这款产品,售价1998元,首发当日到11月30日,“早鸟特惠价”1898元。

从线下到硬件,罗振宇试图围绕知识付费搭建一个完整的生态,并且都向着上市这个明晰目标服务。

然而,罗振宇推陈出新的速度似乎赶不上得到App的下滑速度。根据易观千帆数据显示,得到APP的月独立设备数从2019年年初开始就处于波动下降过程中,半年内从最高185.5万下降到了155.8万。艾瑞数据也显示,得到APP的月独立活跃用户数已经由去年年初的432万下降至8月份的170万,跌幅超过一半。

得到的明星课程《李翔知识内参》由于订阅量和打开率不断下降,已经于5月份正式停更;罗振宇一手打造的《罗辑思维》专栏,其打开率也一路走低,由年初的80多万学习人数腰斩为去年年底的20-30万学习人数。百度指数中,自2017年3月《罗辑思维》在视频网站停播后,“罗辑思维”的百度搜索指数就开始迅速下降,长期处于2000以下。

在这样的背景下冲击科创板,不能排除的可能是罗振宇希望借助资本市场续命。

最近罗振宇又上了新一季《奇葩说》,李诞现场调侃他是“搞传销的”,罗振宇在气愤之余或许多少应该反思下,自己为什么会给大众留下这种印象。

罗胖曾说自己要做二十年跨年演讲,这是他一手带大的创意,但最怕的是,这会成为一件他“不得不”完成的的事情,成为他的拖累。

【声明】本文遵循《CC 协议》,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和来源,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20/01/645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