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十年月活跃用户增6倍占全球总人口近1/3 它如何做到的?

划重点

  • 1社交网络巨头Facebook借助iPhone掀开的智能手机时代,开始急速崛起。Facebook用户在2008年达到1亿人,并迅速从2009年初的1.5亿人增加到12月份的3.5亿人。
  • 2截至2019年底,在首席执行官扎克伯格的领导下,Facebook已经拥有24.5亿月活跃用户。这已经接近地球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而且这个数字每个季度都在上升。
  • 3过去十年间,Facebook在快速发展中取得了无数里程碑,包括进行创纪录的IPO、斥巨资收购Instagram、Atlas、Onavo以及WhatsApp等初创企业,并将它们打造为旗下主流业务。
  • 4然而,Facebook因侵犯隐私和涉嫌垄断等问题,正受到美国监管机构的严厉审查,包括美国司法部、联邦贸易委员会,同时欧洲、澳大利亚以及其他国家监管机构也将其视为调查目标。

FB十年月活跃用户增6倍占全球总人口近1/3 它如何做到的?插图1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

腾讯科技讯 12月28日消息,据外媒报道,2009年底,在当时年仅25岁的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控制下,社交网络Facebook快速崛起。这家初创公司的月活跃用户人数那一年里翻了一番多,从1月份的1.5亿人增加到12月份的3.5亿人。同样在2009年,Facebook还推出了几个关键功能,包括“点赞”按钮,以及在帖子和评论中通知朋友更新的功能。这个新兴的平台,不再只为孩子们服务,它正迅速成为主流。

截至2019年底,在其现年35岁的首席执行官领导下,Facebook声称拥有24.5亿月活跃用户。这已经接近地球总人口的三分之一,而且这个数字每个季度仍在上升。今年,Facebook也推出了几个关键功能,主要围绕着诸如“防止糟糕的国家行为者劫持其他国家的民主选举”这样的想法进行。

不管我们喜不喜欢,在我们迈向下一个蓬勃发展的十年之际,Facebook可以说已经成为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部分,不仅在美国是这样,在全世界都是如此。但是,在21世纪头10年推出并逐渐衰落的众多社交网络中,Facebook最终到底是如何接管的世界?

崛起前奏:从宿舍到“Facebook Election”

扎克伯格于2004年2月在哈佛大学宿舍创办了Facebook。哈佛大学的本科生迅速接受了这个社交网络,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新成立的Facebook团队开始允许常春藤盟校和波士顿地区的其他学院的学生注册,随后迅速向美国其他大学推出了这一服务。

到2004年夏天,Facebook成立了公司,并在斯坦福大学附近设立了加州总部。Facebook在2005年持续增长,允许某些高中和企业以及美国和国际大学加入。该公司在2005年底拥有约600万用户,但在2006年9月,当该平台向所有人开放时,它真的变得十分庞大。

但以2007年第一款iPhone发布为标志的智能手机时代到来,真的给Facebook带来了急速扩张的动力。2008年,该公司取得了两个主要里程碑:第一,Facebook用户达到了1亿人。在这个临界点,给人的感觉是“每个人”都在使用这个平台,说服其他人尝试变得相当容易。第二,Facebook在政治广告中找到了自己的利基市场,当时巴拉克·奥巴马(Barack Obama)赢得了专家们开始称之为“Facebook选举”的胜利。

当时美国媒体在描述奥巴马在25岁以下选民中的受欢迎程度时写道:“由于缺乏更好的术语,奥巴马在Facebook一代中的支持率大幅上升。他将是第一位在网上赢得总统选举的白宫主人。”

已故媒体专栏作家大卫·卡尔(David Carr)曾撰文写道:“与许多网络创新者一样,奥巴马的竞选团队并没有发明任何全新的东西。相反,通过在一场运动的旗帜下将社交网络应用程序捆绑起来,他们创造了一股意想不到的力量,可以帮助筹集资金,在当地组织竞选,打击诽谤活动,并获得帮助他们推翻克林顿机器,然后吸引了约翰·麦凯恩(John McCain)和共和党人的选票。”《卫报》当时也宣称:“奥巴马的胜利意味着未来的选举必须在网上进行。”

Facebook并不是没有意识到它在美国选举政治中突然变得强大起来的迹象。在总统竞选期间,该网站推出了自己的论坛,以鼓励关于选民问题的在线辩论。Facebook还与主要的电视网络ABC合作,进行选举报道和政治辩论。另一家老牌媒体CNN与YouTube联手举办总统辩论。

如果说2008年奥巴马时代的开始是Facebook的一个里程碑,那么2016年的结束则完全是另一个里程碑。但首先,该公司还取得了其他几个重大里程碑。

2012年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

Facebook在2004年掀起了互联网世界的风暴,但它直到2012年才开始进军金融界,当时它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IPO)。在经历了几个月的猜测后,Facebook的IPO于2012年5月18日大张旗鼓地进行了。该公司将股票定价为每股38美元,筹资约160亿美元。当他们实际开始交易时,股价达到了42.05美元。当然,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但随后的一切都变得一团糟。

最初,纳斯达克证交所本身遭遇了技术故障,导致Facebook股票半个小时内无法出售。股价终于在美国东部时间当天上午11点半开始波动,但随后整体市场迅速下跌,使得Facebook在当天收盘时股价几乎依然维持在38.23美元的起点。关于IPO的一切,都被认为是失败的。

纳斯达克证交所和银行的倒闭引发了一系列持续多年的调查、诉讼、和解和自我纠错。但IPO的事后报告最终表明,目前困扰纳斯达克的众多问题之一就是规模问题:Facebook实在太庞大了,系统根本处理不过来。该公司在IPO中出售了4.212亿股股票,这是当时规模最大的科技股IPO,也是美国历史上价值最高的十大IPO之一。

2012年8月,Facebook的股价跌至18美元左右。当时有媒体报道称:“这家社交媒体巨头很难证明它可以从移动广告中赚钱。近几个月来,Facebook一直在努力证明,它可以在移动设备上有效地赚钱。尽管有些分析师在该公司发布了系人的季度财报后表示,他们预计Facebook会扭转局面。”事实上,Facebook确实扭转了局面,这些失败迹象很快就被遗忘了。

斥资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

2012年4月,Facebook宣布斥资10亿美元收购照片服务初创公司Instagram。这项羽翼未丰的照片服务当时拥有约2700万忠实的iOS用户,该公司当时刚刚推出了这款应用的安卓版本。当时有媒体报道称:“扎克伯格没有说明Facebook将如何通过Instagram赚钱,因为Instagram还没有广告。”

然而,Facebook此举已被证明是多么有先见之明:Facebook以10亿美元收购Instagram,将萌芽中的竞争对手变成其独立的照片应用程序。2018年,Instagram的用户突破10亿大关,该平台上的广告现在是一项巨大的业务,挤满了兜售传统品牌以及新兴产品与服务的“网红”。基于Instagram网红美学的整个商业模式蓬勃发展,催生了无数销售所有令人向往东西的新公司:时尚、行李箱、内衣等等。

2013收购广告管理和效果衡量平台Atlas

在Facebook的几十笔收购中,有一笔显得特别突出,因为它让Facebook巩固了对世界及其广告市场的控制。2013年,Facebook宣布将从微软手中收购名为Atlas Advertiser Suite的产品。媒体报道称,收购价格约为1亿美元。用Facebook的话说,此次收购为“营销者和机构”提供了一个“机会”,让他们能够通过“不同的渠道全面了解竞选活动的表现”。

Facebook收购Atlas是为了从根本上解决在线广告的“圣杯”问题:追踪其在现实世界中的效果,并将其翻译成通俗易懂的英语。Facebook从Atlas吸收了自己需要的东西,然后在2014年重新推出了这个平台,承诺在各种设备和平台上进行“以人为本的营销”。正如当时媒体所报道的那样:“这是一种奇特的说法,因为无论你使用的是什么电脑、iPad或手机,你的Facebook个人资料依然是你的Facebook个人资料,Facebook可以跟踪你在所有设备上的行为,让广告商在所有设备上都能联系到你。”

Facebook在2017年逐步淘汰了Atlas品牌,但它的产品(即最初让它变得如此有价值的测量工具)并没有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它们被并入Facebook品牌,并作为Facebook广告商管理工具的一部分提供,如Facebook Pixel。

收购Onavo和WhatsApp

2013年末,Facebook斥资约2亿美元收购了总部位于以色列的初创公司Onavo。当时干巴巴的新闻稿将Onavo描述为一家移动设备提供商和“第一家基于真实参与数据的移动市场情报服务公司”。

Onavo提供的移动实用程序之一是名为Onavo Protect的VPN。然而,在2017年,有媒体报道称,Onavo并没有像VPN那样,将所有的网络流量都保留在自己手中。相反,当用户在VPN内打开应用程序或网站时,Onavo会通过记录数据的Facebook服务器重定向流量。

Facebook利用这些数据在竞争加剧之前发现了新生业务。还有媒体报道称,从Onavo获取的数据直接为Facebook有史以来最大的一笔收购提供了信息:2014年,Facebook斥资190亿美元收购了即时通讯平台WhatsApp。

消息人士透露:“Onavo的情报显示,西班牙99%的安卓手机都安装了WhatsApp,这表明WhatsApp正在改变整个国家的沟通方式。”2018年,Facebook证实了相关媒体的报道,承认它使用了Onavo收集和记录的汇总数据来分析消费者使用其他应用的情况。2018年,苹果将Onavo从其应用商店下架,几个月后,谷歌也纷纷效仿。Facebook最终在今年5月终止了这项服务。

但据知情人士透露,竞争对手Snapchat保留了一份名为“伏地魔计划”(Project Voldemort)的档案,里面记录了Facebook如何利用来自Onavo的信息以及其他数据,试图遏制竞争对手的业务。与此同时,WhatsApp在2017年达到了15亿用户大关,它仍然是世界上使用最广泛的即时通讯服务。

2016年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

2016年美国总统竞选显得十分混乱。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最终获胜并就任美国第45任总统的因素很多,很多因素都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当时,数百万美国人觉得俄罗斯的广泛干预可能是其中一个因素。但阴谋论者认为,当时这种想法之所以浮出水面,只是为了避开其他担忧。

然而,到了选举后的几周,俄罗斯特工的参与已经变得广为人知。美国情报机构表示,他们“确信”俄罗斯组织了影响选举的黑客活动。CNN在2016年12月报道称,除了黑客攻击,“还有证据表明,与俄罗斯政府有关联的实体正在资助散布有关克林顿的虚假新闻的‘巨魔农场’。”

俄罗斯购买的Facebook和Instagram广告,旨在大选前在美国民众中播下怀疑的种子。今年早些时候,美国参议院情报委员会发布了最终报告,详细描述了俄罗斯情报机构如何利用Facebook、Instagram和Twitter传播错误信息,具体目标是在2016年大选中提振共和党和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的支持率。

特别顾问罗伯特·穆勒(Robert Mueller)对此事的调查已导致对8名美国人、13名俄罗斯公民、12名俄罗斯情报官员和3家俄罗斯公司提出指控。随着我们进入2020年,其中有些案件已经达成认罪协议或有罪裁决,其他案件仍在进行中。

Facebook本身也面临着与其在竞选期间如何处理用户数据有关的深度问题,特别是与剑桥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滥用数据丑闻有关的问题。最终,Facebook与联邦贸易委员会(FTC)就违反用户隐私协议达成了5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这些爆料在Facebook内部也产生了影响。据报道,该公司当时的首席信息安全官亚历克斯·斯塔莫斯(Alex Stamos)在如何处理俄罗斯虚假信息活动和选举安全问题上与其他高管发生了冲突,斯塔莫斯最终于2018年8月离开了公司。

2019年受到监管机构关注

Facebook在过去十年里据称做了许多不应该做的事情,这让其成为2019年的重度监管目标。Facebook今年花了很多时间在聚光灯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监管事件包括:

——3月8日,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宣布了拆分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的提案,作为她2020年总统竞选的政策纲领之一;

——5月9日,Facebook联合创始人克里斯·休斯(Chris Hughes)在《纽约时报》上发表了一篇长篇评论文章,阐述了尽早拆分Facebook的理由;

——6月3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宣布对科技行业的竞争和“滥用行为”进行两党联立调查;

——6月3日,多家媒体报道称,联邦贸易委员会和美国司法部已经决定以分而治之的方式进行反垄断调查,美国司法部将对苹果和谷歌采取行动,联邦贸易委员会将调查亚马逊和Facebook;

——7月24日,美国司法部公开证实已对“市场领先的在线平台”展开反垄断调查。美国司法部没有点名,但人们普遍认为潜在目标名单包括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

——7月24日,联邦贸易委员会宣布就侵犯用户隐私问题与Facebook达成50亿美元的和解协议;

——7月25日,Facebook证实正在接受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

——9月6日,一个由九个州和地区的总检察长组成的联盟宣布对Facebook进行联合反垄断调查;

——9月13日,美国众议院反垄断小组委员会向苹果、亚马逊、Facebook和谷歌发出了一份庞大的信息请求,要求它们提供10年来与竞争、收购和其他与调查相关的事项的详细记录;

——9月25日,媒体报道称,美国司法部也在调查Facebook;

——10月22日,又有38名总检察长签署了各州对Facebook的调查,使总数达到47人;

——10月22日,扎克伯格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就Facebook作证,接受了长达10个小时的拷问。

2020年太大而不能成功?

我们正接近结束过去的十年,并迈向下一个十年,Facebook不仅成为几乎所有美国监管机构的靶子,也是欧洲、澳大利亚和全球其他司法管辖区监管机构的目标。与此同时,另一场总统选举即将到来,美国爱荷华州民主党核心小组将在1个多月后开始初选。

显然,Facebook正在试图纠正一些错误。该公司已承诺打击选举虚假信息,以及2020年人口普查前后的虚假信息。但这显然是一场艰苦的战斗。该公司的庞大规模意味着瞄准任何有问题的内容,包括虚假信息,都是极具挑战性的。然而,尽管该公司拥有三个不同的平台,每个平台的日活跃用户都超过10亿,但在Facebook内部,增长的胃口显然仍然贪得无厌。

Facebook现任和前任员工最近声称:“对于Facebook来说,‘影响’这个词经常被定义为内部增长,而不是外部后果。”

消息人士透露,绩效评估和薪酬变化(即加薪)仍然与增长指标捆绑在一起。因此,难怪该公司似乎仍然更关注一组狭窄的数字,而不是其服务可能在全球范围内产生的巨大影响。Facebook最近对其奖金制度进行了“微调”,将“社会进步”作为衡量标准。但谁也说不准,是内部力量还是外部监管机构率先促使Facebook做出改变。(腾讯科技审校/金鹿)

【声明】本文遵循《CC 协议》,转载必须注明作者和来源,如侵犯到您的权益或版权请及时告诉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删除!本文地址:https://www.89260.net/archives/2019/12/5837.html

发表评论

登录后才能评论